欢迎来到长汀水土流失治理和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区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精神人物
您现在的位置:首 页 > 精神人物

    三洲是长汀县南部的一个美丽山乡。境内笔架山和阳岽岭遥相拱卫,汀江像一条飘带于两山间蜿蜒流淌。三洲因汀江和南山河在境内交汇形成三个冲积沙洲而得名。唐朝末年起,即有俞姓、丘姓、戴姓、黄姓流民陆续落户三洲,靠勤劳的双手,在不尽肥沃的沙质土上建设了家园。三洲曾是汀江水道上货物起运的码头和汀杭古道上的驿站之一,三洲自古繁华,有“小汀州”的美誉。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血与火洗礼的岁月里,三洲又成为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红色热土。如今的三洲,杨梅之乡的美名早已不胫而走。正值风和日丽,我们一行慕名扑进了三洲的万亩梅林:漫山遍野的翠绿随风涌动,枝叶间的果实时而迎着缕缕阳光探出头,像一个个可爱的娃娃,时而又害羞地在枝叶间躲藏了起来。说来也巧,正当我们沉醉于满眼风景的时候,梅林深处传来了悦耳的客家歌谣,“打到土豪分了田,扩大红军建政权;汀江两岸都红遍,红山红水红满天。”我们循声找到了唱山歌的人,居然是位年近九旬的长者。长者自我介绍说,他姓戴名玉堂,是来看管自家梅园的。他刚才唱的是红军歌谣,已经伴随他近80年了。一听说我们也对红红军的故事感兴趣,戴老自告奋勇为我们当起了向导。


抚摸历史:红色标语


    戴老虽说不是什么专业导游,但显然是因为经常带客人参观的缘故,已经很有经验了,他首先要带我们去看红军标语,他说这是三洲不可多得的红色印迹。
    沿途,我们看到一排排古香古色的宅第,诸如成熙祠、戴惟常公祠、戴应寿将军祠、新屋下等,为多进式传统民居建筑,从外观上看,宅第的外墙多为骑墙式封火墙,具有典型的徽派建筑风格。戴老介绍说,许多传统建筑在建设时就进行了精细的装饰处理,处处体现了房主追求荣华富贵的世俗内涵。这些宅第开门就能看到对面山顶的文昌阁。除了文昌阁外,村里还分布着许多功能较为独特的建筑,诸如关帝庙、孔圣庙、三闾大夫庙等。这些有形建筑都有倡导忠义、节气、崇文仕取的教化目的,这些精神价值要求反映了传统社会的礼教内容。一定意义上,一幢幢民居建筑就是一幢幢传统礼教教育的课堂。由此可见,传统礼教对乡村社会的影响之深,而传统礼教中也不乏封建糟粕的东西。土地革命时期,革命文化要占领乡村社会谈何容易?也因而,宣传群众毫无疑问成为红军的重要政治任务。比如说,为了保卫苏区,1934年2月,在中央教育部突击队领导下,三洲等区的俱乐部列宁室墙报,刊出了收集粮食突击专号,进行文化战线上的动员,起到了宣传鼓动的作用。而标语则是红军大张旗鼓地宣传群众最为常见、最为喜闻乐见的载体。
    戴老首先带我们一行来到戴秋荫府第左片横屋外墙前。驻足墙根前,仰视斑驳的墙体,在墙体的显目位置,依稀可见三行大小不同的繁体字标语。历经近80年风雨的侵蚀和烈日的曝晒,每行都有几个字因模糊难以识别。戴老和我们一行发挥集体智慧,联系每行标语的内容,终于把那几个字解读了出来,完整还原了标语的内容。这三行标语分别是:“国民党是土豪劣绅洋奴恶棍军阀官僚的集合场”、“打到投降帝国主义的国民政府”、“商人要使产业发展,只有打到帝国主义。红军”、“断绝洋货来源。红军”。其中后两条还特地注明是红军所宣。这三条标语分明是在表明红军的阶级立场,号召团结商人,打到帝国主义及其在中国的代理人。诵读着那一行行的标语,好像走进了那段历史。一堵普通的土墙见证了一段峥嵘岁月,我们都不由自主地去深情抚摸那道圣墙。墙体是冰凉的、无语的,但历史是感人的、鲜活的。抚摸那道红色的风景,我们真真切切地触及、连通了那段历史,好像在和历史对话,耳际仿佛听到了红军战士宣传群众激扬声音。
    如果说一开始寻找红色印迹仅仅只是因为好奇,那抚摸了圣墙之后,我们的心里就平添了几分感动。感动之余,我们希望能够寻觅到更多的红色风景。我们的脚步在古街弄堂间穿行,我们的视线在古街的各个角落流转。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在戴老的指引下,又在戴庆腾公祠内上、下厅之间走廊的内墙上发现了六条标语:“建立工农政府。红军26”、“打到国民党,拥护共产党”、“打到国民政府”、“工人农民起来打土豪分田地。红军26”、“打到抽收苛捐杂税。”三洲一带1930年5、6月农民暴动以后才分了田地,由此说明,这些标语显然是三洲农民暴动之前由过境的红军所书写。据戴老回忆,红军主力曾多次进驻三洲。其中就有一次红军把无线电台工作间设在戴庆腾公祠,长长的天线还伸出窗外。可以说,每条红色标语的背后都是一段历史。真理的力量是无穷的。正是这些标语唤醒了三洲的劳苦百姓,他们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把三洲的每一堵墙,每一座古桥,每一棵古樟书写成为可歌可泣的红色篇章。


感悟历史:革命争先锋


    走出戴庆腾公祠,发现西边的太阳已经悬在了山尖之上。鸟儿还不愿归巢,迎着晚霞在自由飞翔;夕阳下,烟田的男人也还不愿意回家,有的在田头惬意地作短暂的休息,一支烟的功夫之后,他们又回到自家烟田去劳作。暖暖的霞光也给公祠门前的桂花树披上了金色的衣裳,树下的桌子前正坐着几位老人,一脸的和蔼和幸福。这是多么祥和的山乡!而今天的祥和又岂不是来之不易。我突然问了戴老一个问题:土地革命时期三洲牺牲了多少烈士?或许是因为心里珍藏了太多的红色记忆,我的一句话不经意间竟触动了戴老记忆的闸门,戴老把当年革命斗争的所见所闻娓娓道来。
    我们站立在桂花树下静静地听着,没有一丁点的出声。我们注意到,说到动情处,戴老的眼眶也湿润了。戴老的口述为我们还原了一幕幕真实而又生动的历史:
    1930年5月,三洲暴动之后成立的赤卫队部分编入了张赤南受命组建的红军队伍;
    1930年5月至1932年4月,苏区工农武装先后四次攻打四都、濯田交界的苦竹山,最终全歼盘踞山寨的地主武装。三洲区的赤卫队队员踊跃参加,奋勇冲杀,没有一个人怕死;
    1933年3月,长汀县举行少先队总检阅后,三洲区的模范少先队分别有38人参加了红军;
    1934年5月,三洲区反帝拥苏主任,自动组织大批盟员加入红军,三洲区红元乡反帝拥苏主任领导51个群众武装上前线;
    1934年9月,第五次反“围剿”中,三洲贫农团主任戴仁甫带领三洲区赤卫队模范营的赤卫队员,在松毛岭配合中央红军作战,个个敢于冲锋陷阵;
    ……
    他们中许多人连自己的名字也不会写,不懂得什么叫主义,但他们知道斗争的残酷,知道革命意味着牺牲,知道祥和幸福的生活也许是他们永远无法企及的梦,但他们义仍无反顾地汇入了革命的洪流,敢于牺牲、奋勇争先,用青春和热血铺就了通往胜利的道路:
    三洲贫农团主任戴仁甫率领的区赤卫队模范营的队员在松毛岭战斗中全部壮烈牺牲;
    戴晨子等一批三洲籍的红军战士在湘江战役中壮烈牺牲;
    戴五嫂也为革命流尽了最后一滴血。戴五嫂是三洲革命妇女的杰出代表。1933年,她担任永红乡妇女代表,同年4月,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入党之后,曾先后担任党支部支委、宣传部长、农民协会代表等职,为革命做了大量工作。红军长征之后,她率领游击队在长汀、连城的边界地区坚持斗争。游击队被打散之后,她于1936年元月返回三洲,途径戴坊木桥时,被反动民团认出并被押解回丘坊。反动分子对戴五嫂施以酷刑并残忍地将其杀害;
    ……
    毫无疑问三洲区牺牲的烈士远不止志书所记载的159人,还有许多三洲的革命先辈甚至永远地成为了无名烈士。也许他们没有文化或没有多少文化,但不等于他们没有精神,支撑他们的正是革命争先锋的那种豪情和气概。
    天边的霞光渐渐褪去,鸟儿已经归林,田间只有庄稼在迎风婆娑,四周已是万家灯火了,这应是足以告慰革命先烈的了。


发现历史:闽西最早的模范乡


    短暂的三洲之行,我们寻找到了诸多的红色印迹,也感悟了历史,尤其有意义的是我们经由戴老的启发并结合其他长者的口述,发现了一段鲜为人知、尘封已久的永红模范乡的历史。
    永红乡模范乡是毛泽东同志亲自培育和树立的典型。永红乡是土地革命时期三洲区的一个乡(当时三洲区共三个乡),包括今天的三洲乡集镇周边的戴坊、丘坊、东坑、永光等自然村。毛泽东同志多次到过三洲。红军第一次入闽后,毛泽东同志夫人贺子珍在长汀产下一女婴。红军第二次入闽经过濯田水口时,因戎马倥偬,孩子无法照料,毛泽东夫妇于是将孩子寄养给临近水口的三洲区戴石石家中。当时戴石石妻子戴胡氏才生下一个女孩,已经抱给人家做童养媳,也正合适当奶妈。直到红军长征前夕毛泽东夫妇才将5岁大的孩子托付给弟弟毛泽覃,由毛泽覃安排专人把孩子抱走。毛泽东同志多次来三洲指导革命工作,并顺便看望孩子,也因而与三洲有一段的特殊情缘。毛泽东同志也因而比较了解包括永红乡在内的三洲乡的情况。
    当时,我党农村革命斗争的卓越领导人方方同志曾在长汀先后担任过汀连县委书记、新汀县委书记,直接领导了三洲乡的革命斗争工作。方方同志坚决贯彻毛泽东同志的正确路线,重视党的基层骨干的培养,比如说当时担任三洲区苏维埃书记的戴化民即是方方同志介绍入党的,也还重视发展经济、重视政权建设,扩红工作也有声有色。方方同志领导经验丰富, 实践中积累了一套树立典型,然后由典型示范推动工作的办法。永红乡即是方方同志在长汀树立的一个典型。1930年6月,这里就完成了土地重新分配的任务,为农业发展开辟了道路,也实行了正确的团结商人的经济政策。也是在这里,建设了巩固的基层政权。成立了乡苏维埃政府,由戴春生当主席(兼农民协会主席),后由吴六郎、吴七郎接任。乡苏下设青年团、武装部、贫农协会、妇女部等组织机构,负责领导乡内农民打土豪、分田地,组织少先队、赤卫队模范营、儿童团等。赤少队还积极开展经常性的训练。同样是这里,扩红运动卓有成效。青年踊跃报名参加红军,几乎每家每户都有人参加红军。有的是兄弟一齐参加红军,如戴仪生、戴尧生、戴道生、戴良生兄弟、戴家福、戴家寿兄弟和戴凤标、雄标兄弟,有的是两代人参加红军的,如戴康生和儿子戴国洪……。总之,在方方同志的正确领导下,这里的土地革命深入开展,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里堪称当时闽西苏区的一面旗帜。一开始这里并不叫永红乡,是与三洲有着特殊情缘的毛泽东同志看到这里喜人的革命景象之后,欣然为其命名的。方方同志在三洲培育永红乡先进典型的实践,为其在上杭中心县委任上树立才溪模范乡的典型积累了经验。可见,永红乡是土地革命时期闽西当之无愧的最早模范乡。
    轻轻的我们来了,怀揣着对绿色的期待,轻轻的我们又要离开这里,满载着红色的记忆。第二天上午,我们一行来到戴老家,向戴老道别。此前,戴老刚送走一批乡政府的客人,说是要挖掘红色资源、历史文化资源等,进行旅游开发,打造长汀县旅游之乡,为此,特意来向戴老咨询。从戴老家出来,在集镇的街上赫然看到一幅跨街悬挂的红布标语——“革命打前锋,建设当先锋”,我想,这不正是当年革命精神的弘扬!

 

版权所有:长汀水土流失治理和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区管委会、福建省长汀县三洲镇人民政府 
地址:福建省长汀县三洲镇  电话:0597-3268580  传真:0597-3268580  
  制作维护:亿网行网络  推广支持:腾媒大数据营销